中国篮球人才培养通道正悄然改变

几乎每个周末,王蔚都会在北京城内的多个场馆来回奔波,大兴、朝阳、石景山、东城,线路安排完全根据带队训练的时间,有时甚至需要横跨北京城。这种从早忙到晚的生活很辛苦,但王蔚过得很充实。

“为了生活,也为了爱打篮球的孩子们。有的孩子和家长就认我,有时实在赶不过去了,我就在群里说一声,得到的回应都是:‘王教练,您不会以后都不来了吧?’”

王蔚是北京攻胜道体育篮球训练营的资深教练,该训练营虽然算不上北京顶尖的训练营,但也有2000多个学员。

篮球培训市场火爆有很多原因,而体育中考需要在足球、篮球、排球、游泳4个项目里选择1项是主因。

“现在的家长大多不会替孩子选项目,而是会给孩子自主权。由于篮球运动不仅可以锻炼篮球技能、心肺功能,还能长个儿,再加上课时费适中,所以相比其他项目,会有一定的优势。”

参加篮球培训的孩子大多在5岁-16岁的年龄段,虽然其中真正拥有篮球天赋的孩子只是极少数,但这在事实上已经形成了中国篮球人才储备的基础。

“现在俱乐部的选材有几种方式,一是去篮球大省寻找,但这需要有可靠的信源;二是通过口碑的积累,好苗子会主动被送过来;另外就是和学校合作,尽早地发现那些有天赋的孩子。”深圳新世纪篮球俱乐部副总经理鲁君在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深圳新世纪篮球俱乐部在CBA联赛中,是属于长期重视青训的俱乐部之一,他们每年在青训上的投入达到了千万级别。根据《2021-2022赛季CBA联赛国内球员基础信息白皮书》显示,在整个联盟全部297名从青年队升入联盟一队的球员中,广东队以36名球员名列榜首,新疆和深圳则以28名和27名球员位居第二和第三。

但是相比于以前,现在的俱乐部青训做起来越来越难——篮球大省对人才的把控越来越严,而有天赋的年轻人也有了更多的选择。

“现在初中、高中、大学这一系列的校园篮球赛事,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,”某大学篮球教练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“职业俱乐部的梯队球员,从年龄上来说,恰好是初中到高中这个年龄段的孩子。由于高中和大学的教练,也可以通过比赛去发现人才,所以,现在不少家长会希望孩子走学校培养体系。”

尽管目前中国篮球的顶尖人才,九成以上还是出自专业或者职业俱乐部的青训体系。但随着校园篮球教练水平的不断提升,学校重视程度的增加,以及校园篮球比赛水平的提高,人才输送渠道比例正在慢慢改变。

根据中国篮协日前公布的U18男、女篮国家青年队集训名单显示,总共有13名高中生球员入选。其中,男篮集训名单中,有7所普通中学的9名球员入选,女篮的22人名单中,有4名高中生球员和1名刚刚从东北师大附中升入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。

“职业俱乐部青训体系的劣势,就是出路单一,因为不可能每个年轻球员都有进入一队成为职业球员的机会。以前从俱乐部淘汰下来的年轻球员,还有进入学校深造的机会,但最近几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很多赛事都停摆了,年轻球员拿不到等级证书,这方面的通道也会随之变窄。当然,很多俱乐部也在想办法积极应对。”鲁君说。

就在前不久,广东宏远俱乐部和广东实验中学的共建合作又续约5年。在双方共建的第一个合作阶段内,实验中学负责解决有天赋的篮球少年的学籍和学习,宏远俱乐部则派出高水平教练进入学校教学。在这种模式下,拔尖的孩子可以进入到俱乐部的二线队,而没能进入到俱乐部体系的孩子,则可以继续高中的学业,并有机会通过高校的高水平运动队单招进入到大学学习。

持续扩大的篮球人口,学校体育的持续发展,体教融合的不断深化,确实拓宽了中国篮球的人才培养通道。但不论是草根篮球,还是校园篮球、职业篮球,也都有各自难念的经。

“篮球培训体量大,是热点,很多人都想挤进来挣钱,这就导致培训机构良莠不齐,有些教练没有资质,有些教练虽然打得不错,但不知道怎么教学生,这些不确定因素都会影响篮球后备人才的培养。”王蔚说。

而大学教练担心的,则是人才选拔的延续性。就在前不久,教育部、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印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规范高校高水平运动队考试招生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意见对高校高水平运动队的招生标准进行了修改,录取分数线以及运动等级要求都有显著提升。

“我们这些大学篮球教练在一起聊天时都比较忧虑,2024年以后怎么办。按照这个标准,有天赋的孩子会果断选择走专业、职业道路,那些之前天赋不是特别出众,但能够进入大学继续打球的孩子,可能会因为达不到这个招生标准而选择放弃篮球了。”

作为篮球职业经理人,鲁君则认为,这个改革现在看来虽然利好职业、专业体系,但很难预料今后的效果。毕竟孩子的未来走向,家长的选择,学校如何“自救”,以及篮球职业环境自身的变化,都会影响篮球人才的流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