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8位女性就有1人脱发!植发机构盯上女人钱包保卫发际线万

《中国人头皮健康白皮书》数据显示,每4位男性中有一人正在脱发,每8位女性中亦有一人被脱发困扰。30岁前脱发的比例高达84%,较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至少提前了20年,年轻化态势愈发明显。

年轻人为保住头发,使出看家本领。根据《2022年国民头发调研报告》,82.1%的人对自己头发状态(脱发或少发)敏感、焦虑,59.3%的人正在保卫头发。初代尝试洗发水固发、生发;二轮药物治疗冲刺,如使用米诺地尔汀治疗斑秃;终极生发武器则为植发。

武陵作为“脱发界”的一员,发缝宽、拔顶是她最在意的问题。她曾去连锁植发机构检测和咨询,但由于不适用和价格高昂,又因固发价格亦超过1万元,先后放弃植发和固发。

担忧“秃头”的女性不止武陵一人。美呗在去年10月发布的《2021植发数据洞察报告》显示,女性植发增长态势明显,已达41.2%,与男性植发近乎持平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过往女性植发成交数据中发现,仅有20%的女性因脱发而植发,而在男性植发群体中因脱发而选择植发的比例约60%。换句话说,大部分女性消费者选择植发并非病理性成因。

“生意经”下生意发,植发市场依照技术、服务、抓住消费者痛点而掌握话语权。在植发市场这片蓝海中,新的痛点孕育新的商机,竞争时有激烈,但新产品亦常有出现。女性植发正在成为赛道里新的聚焦点,植发机构们开始盯上了女人的钱包。

早在125年以前,植发技术的雏形就已经诞生。1897年,土耳其医生梅纳赫姆·霍达拉(Menahem Hodara)进行了毛发移植实验,从未患病的头皮区域取出头发,并将其植入到由瘢痕产生的脱发区域上。彼时,植发尚在探索阶段,霍达拉的研究引发关注,争议也此起彼伏。

直到1939年,日本医生OKUDA在为烧伤患者后脑部(包含毛囊)进行皮肤移植手术时,发现长出了新头发。这一年,他利用打孔技术对200位患者治疗包括头部、眉毛、胡须缺失的瘢痕性秃发,植发的技术才开启了新的阶段。

125年以后的今天,植发的受众所追求的不只是修复和治愈,还有变美。时代财经发现,在互联网平台上,女性在做植发攻略时通常会考虑到植发后的美观性。一般来说,植发会打破固有长发形象,取发、剃发通常需要较长的时间恢复,这对女性而言,必然存在顾虑。

在社交平台上,女性在描述自己为何选择植发时,都会提及发际线高、额头突出。“大脑门对我来说并不美观,通常剪刘海遮盖是我的第一选择。”武陵对时代财经表示。

9月21日,雍禾医疗(营运总监徐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,此前到店的消费者有95%为男性,但从2020年开始,女性消费者逐渐增多,植发市场的受众比例在变化,诉求也在更新,公司相应的方案也需要及时调整。在女性群体中,对美学的要求较高,甚至在植发方案中50%左右要考虑到设计美感。

瞄准女性植发市场,雍禾医疗在近日正式上线了女性植发品牌“发之初”。在徐洋看来,男性更在意毛囊种植的成活率,而女性更注重精细化的美感,以及种植毛发的粗细、方向等维度,“在设计方案上反复确认,在毛囊粗细这些小细节上要求的是自然好看”。

2019年,植发机构熙朵植发、新生植发先后推出不剃发植发技术,暂时性解决消费者“出门难”的困扰;2020年8月,碧莲盛亦推出自主研发的不剃发植发技术,“长取长种”吸引了不少植发人群,尤其是女性消费者的目光。

据碧莲盛披露,截至2022年9月,其不剃发植发手术量已突破20000例。

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,国内毛发医疗服务市场2020年的规模为184亿元,预计2030年将涨至1381亿元,规模增速高达750%。

广州某三甲医院护士黄丹告诉时代财经,一毛囊单位价格在15元左右,以女性植发际线个毛囊单位为例子,换算下来在3万~5万元不等。

作为“植发第一股”,雍禾医疗已经跑在前面。今年上半年,雍禾医疗新建3家雍禾植发医疗机构,1家“发之初”女性植发院部,预计2022年全国植发机构将接近70家。“我们在北京和上海都设立了毛发医院,目前正在筹建中,未来可能会在更多城市将诊所升级成医院。”徐洋说。

其他民营植发医疗机构也不甘落后,今年6月,大麦植发递表港交所,冲刺港股IPO。

曾在北京某三甲医院毛发专科就医的刘华对时代财经提到,此前她一直深受脱发困扰,经朋友介绍到医院的毛发专科治疗,医院的脱发以药物治疗为主,一般的流程为“检测+开药”,即影像学判断毛囊情况,药物搭配治疗,并复诊。

“目前公立医院开展植发手术的很少,主要是解决皮肤疾病和毛发疾病的一些问题,这是整个竞争态势中公立医院的视角。”徐洋告诉时代财经。

动脉网数据显示,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公立医院的植发科室约占全行业的10%。黄丹向时代财经透露,其所在医院的整形美容科有专门的植发小组,由主任直接带队参与植发手术。

除此之外,部分民营医美整容机构也设置了专门的植发科室。据动脉网统计,民营医美整容机构在市场占比约25%,以伊美尔、熙朵为典型代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