赞助“断粮”400多天北京女足顽强生长

“有钱过好日子,没钱过苦日子。但队员也是要生活的,不能总要求队员用爱发电。”北京女足主教练于允想方设法让球队走出困境。

▲去年陕西全运会女足成年组半决赛,老将马晓旭(右)进球后与队友庆祝。 图/IC photo

北京女足陷入生存困境之初,马晓旭对此颇为不解。作为前亚洲足球小姐、现北京女足助教,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,马晓旭和球队一直在努力,他们希望以成绩搏生存。

全运会打进四强,全锦赛拿到亚军,新赛季女超联赛第一阶段3胜1平1负,有近40年历史的北京女足,没有让十二冠王的大旗倒下,但球衣上给赞助商留的位置,却已经空了400多天。

有钱过好日子,没钱过苦日子。北京女足主教练于允做好了准备,但他知道,队员也是要生活的。

当主教练于允雄心勃勃准备下赛季更进一步时,2020年12月底,他得到投资方的口头通知:从2021年起,投资方将不再对球队投入。

2016年底,在北京市体育局与北控集团的共同见证下,北京市先农坛体校与北控置业签约成立了北京北控凤凰足球俱乐部,此后并入北控城发集团。双方为合作制定了长期计划,北控方面以5年为一周期对球队投资。

第一个5年合作期还没结束,因疫情与公司业务调整等因素,投资方就决定提前终止投入。

作为主管女足工作的领导,先农坛体校副校长王晨曦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感谢了北控集团以及旗下两家公司近几年对北京女足的赞助。

在他看来,如果没有他们的投入,可能北京女足在市场环境的冲击下,实力几年前就会出现大幅下降。对方提出不再投入,“我们也能理解。”

理解和感谢,体现了先农坛体校与北京女足对投资方的态度,然而现实困难不会因此打折扣。

先农坛体校的核心任务是“奥亚全青”,即奥运会、亚运会、全运会、青运会,并为国家在乒乓球、体操、女足等项目上培养和输送更多的竞技体育人才。

对当时的北京女足而言,2021年最重要的比赛任务是陕西全运会,他们的目标是力争前三。与北控合作时期,北京女足引进了多名优秀球员。资金链断裂之后,球员开始流失,备战变得举步维艰。

“如果有资金支持,我们可以留住这些球员,能有更强的竞争力。”王晨曦叹息道。

相比男足,维持一支女足球队运行的资金需求并不高,一年约为1500万元,若能得到2000万元的投入,球队在联赛中能达到中上游水准。

投资方不再投入后,先农坛体校把所有能投给女足的资金都用在球队身上,也仅是勉强维持。

北京女足教练、队员的收入锐减了三分之二,大家的收入保障仅依靠先农坛体校发放的基本工资,少部分未在体制内的球员甚至没有收入。

▲麦迪乃·沙地克(左)在女超联赛中。北京女足一队有15人年龄在25岁以下。 图/新华社

2021年4月13日,全运会女足预选赛分组抽签揭晓,北京女足与江苏、河南、广东同处B组。“这是个下下签。”第一时间得知抽签结果的于允说。

在全运会正赛中,北京女足逆转山东队晋级四强,最终位列第四,获得16年来全运会的最佳成绩。

全运会女足预选赛最后一轮,北京女足必须赢球才能出线力克广东队。所有人赛后都在哭,包括于允。

与此同时,远在北京的先农坛体校办公楼,从学校领导到普通职工,都在收看前方工作人员传回来的直播画面。“整座楼里都在喊,都在给女足加油。”王晨曦至今记忆犹新。

全运会1/4决赛逆转山东队一役,终场哨响起时,队员们哭得难以自抑,于允在走向庆祝人群的途中停步,转过头用力擦拭眼泪。

这两场事关球队命运的角逐,是于允近几年来印象最深刻的比赛。这两场比赛,北京女足踢的都是逆风球。于允当时跟队员们说,能在关键时刻拿下比赛,“老天真的非常眷顾我们了。”

越是身处困境,北京女足越需要成绩支持。尽力取得好成绩,在比赛中表现顽强的拼搏精神和意志力,被于允认为是能获得外界更多关注的关键。

靠精神战斗并非易事。王晨曦坦承,在投资方宣布停止投入的初期,球队也经历过动荡。但在球队最困难的时候,教练组表现得非常团结,“没有一个人离开,甚至连这样的声音都没有。”

22岁的场上队长于凡仍记得当时的情景,“许多刚来的球员离开了,那时候队里人员很少,是姐姐们站出来,说不会走,要陪着北京女足战斗到最后一刻。我们都是北京女足培养出来的孩子,球队困难的时候,肯定要冲在前面,不能说球队好的时候都在,困难的时候就都离开了,这样肯定不行。”

▲先农坛体校副校长王晨曦向记者介绍北京女足荣誉栏。 新京报记者 周萧 摄

作为国内女子足坛的老牌劲旅,北京女足成立于1985年。首批19名球员,从北京市1000余名喜爱足球运动的田径、排球、篮球运动员和中学生里选拔而出。

1993年前,北京女足战绩彪炳,囊括1988年至1992年全国女足锦标赛冠军,并收获1992年全国女足联赛冠军。

1988年,球队以北京红狮名称出战,赢得全锦赛冠军。次年,球队以北京四季青锅炉厂名称出战,卫冕成功。

由于1993年球队缩编,北京女足从1993年到1998年均与全国冠军无缘。直至1999年,北京城建女足问鼎女足超级联赛,并在2002年包揽联赛、全锦赛冠军。

2005年,北京女足斩获十运会冠军。2006年,北京兆泰女足全锦赛夺魁。

刘爱玲、温丽蓉、刘英、樊春玲、王红、满艳玲、李洁、滕巍、任立萍、陈艳红、张彤、古雅沙、赵容、张越、王晨、刘杉杉、王妍雯等20余名国脚,均出自北京队。

支撑他们的信念从何而来?18岁就进入先农坛体校的王晨曦,说得最多的是传承。

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培养竞技体育人才的学校,受其培养、为之工作、从中走出的人们,习惯自称为“先农坛人”。

王晨曦说,他们从事的是一项事业,数不清的教练、职工在先农坛参加工作,在先农坛退休,一干就是一辈子,先农坛人的精神就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。

资金链断裂可能会让很多队伍分崩离析,但北京女足没有,就是因为教练组有着明确的价值观。“我们的主业是培养竞技体育人才,为国家和首都争得荣誉,而不是谋求个人利益。”

2018年底,于允被确诊患上名为“SAPHO综合征”的罕见病,每个月都要打针、治疗。今年3月的全国锦标赛,因病情出现反复,先农坛体校领导希望他回北京治疗、休养一段时间,但于允坚持和球队在一起,直到全锦赛结束后才短暂回京几天。

于允平时和教练组说得最多的是以身作则,“我们要给球员做表率,一切事都要考虑到全局,考虑到全队。如果我们把个人利益得失放在前面,不可能建设好整个团队。集体好了,个人也就随之好了,这是相辅相成的。我自己做不到的事,凭什么要求助理教练做到?教练组做不好的事,凭什么要求队员做好?”

从2000年担任北京女足青年队教练至今,于允已经投身女足事业22年,“踏踏实实发展,活得有尊严”,是他对女足项目的最大期许。

北京时间3月31日凌晨,超过9万名球迷涌入诺坎普球场,观看巴萨女足与皇马女足的欧冠1/4决赛次回合,这一观赛人数被形容为奇迹,但在欧洲女足赛事中也非常态。

现实情况是,疫情之前国内联赛采取主客场赛制时,每到中超比赛都会有不少朋友托于允找北京国安主场比赛的球票,而球票免费的北京女足女超主场比赛却鲜有人问津。

“正常情况下,一场比赛也就几百人来现场看球,其中可能有一半是球员、教练的亲朋好友。”

于凡口中“站出来的姐姐”里,包括马晓旭。她2019年加盟球队,2020年底合同到期。

16岁进国家队,18岁荣膺亚洲足球小姐,经历过大连权健女足的高薪时期的马晓旭,希望“能帮北京队一把”。2021年,她为北京女足战至终章。2022年,她进入北京女足教练组,以教练兼队员的新角色继续帮助球队,不离不弃。

性格直爽,向来快人快语的马晓旭,并不后悔留在北京女足,困惑她的是困境持续的时间,“说实话,我没想到这种状况会持续这么久。我一开始觉得,首都的球队怎么可能没有赞助?虽然球队困难,应该就是时间问题,我们很快可以熬过去。可到现在,已经快一年半了……”

事实上,自2021年年初起,于允就在想方设法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北京女足的困境。在给球员做思想工作的同时,他也坦率承认:“女足精神不能丢,北京女足的精神不能丢。有钱过好日子,没钱过苦日子,大家都有这个觉悟。但队员也是要生活的,不能总要求队员用爱发电。”

2022年是全运会备战新周期的开始,同样是北京女足步入新老交替的第一年。

对于新赛季女超联赛,先农坛体校没有给北京女足制定硬性成绩目标,仅要求球队做到平稳过渡,提升年轻队员的竞技水平,安安全全地完成保级。王晨曦表示:“学校只能按规定给球队体制内的资金支持,保障队伍最基本的训练和比赛。”

从2021年年底开始,陆续有企业与先农坛体校接触,洽谈关于赞助北京女足的事宜,但均未达成一致。

王晨曦告诉新京报记者,学校为女足招商引资想了很多办法,北京市体育局也在帮助寻找合适的企业,为了使北京女足项目能够长期健康发展,“我们真心希望找到有实力的企业长期合作。”

4月20日,2021赛季女超联赛第一阶段结束,年轻的北京女足依然在绿茵场上奋力拼搏,为她们尚未看到,但或许就在不远处的光明未来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“打飞机” “乳交” “” “” 等究竟算不算卖淫嫖娼?司法解释这样说….

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(中央党校中央和国家机关分校)举行2022年秋季学期开学典礼

苹果 AirPods Pro 2 迎来首日更新,后续有望 OTA 支持无损音频

苹果解释为什么 AirPods Pro 2 耳塞与原装 AirPods Pro 不兼容